昨晚一群朋友聊天,光弘說他以前找軟體工程師,只要看到附上一堆證照的履歷,絕對不會找來面試,因為真正會寫程式的人不需要這些證照,同桌Will說他也是這樣篩選。

年前水瓶子找我接受某大學企管系老師與學生的訪談,主題是如何成為好的導覽員,老師循循善誘,想要從我們過去的經驗找出線索,問了很多導覽員培訓的課程內容、篩選標準,其實訪談到後半段,我有些不耐煩,因為我們才剛開始做一件沒有人做過的事,只能憑直覺決定,尚未有系統化的制度,況且服務是需要不斷不斷自我提升的,絕非上完課、拿到資格就可上場,最終仍由消費者決定。

事後想想,老師也是不得已,如果沒有把知識系統化,很難教導沒有社會經驗的學生,反推軟體工程師,剛進入社會的學生無法證明自己的能力,或許多一張證照能多一個機會。

證照、教育制度都是讓權力者方便管理的框架,對多數人來說框架是容易瞭解這個社會運作的一種方式,但總有少數人會想要跳脫框架,創新 跳脫框架 → 建立制度 變成框架 →創新 跳脫框架 → 建立制度 變成框架 .....,當然,大部分的人習慣在框架內做事,權力者也不希望太多人跳脫框架。

邱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