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重是移民聚落,戰後大批從台灣中南部到台北工作打拼,有人跨越淡水河,將孩子送到大稻埕念書,成為我的國小、國中同學,到了農曆年時,很多同學都要回南部過年,這對父母親都是老台北人的我來說,難以無法體會,直到現在我要陪老婆回娘家。
 
智晟在三重出生、長大,過年總要陪著長輩回鄉,但對他來說三重才是他的家鄉,飆車、幫派常登上媒體版面,他想做些事情翻轉社會大眾對三重的既定印象,於是最近將辦市集、導覽,邀請在地組織、商家一起參與。
 
我問他,市集、導覽對三重商家有什麼幫助?你辦的市集跟其他市集有什麼不同?三重有什麼產業?三重人的生活特色是什麼?除了三重一村、先嗇宮之外,三重還有什麼?
 
缺少對三重的田野調查與認識,無法建立認同,僅以大眾媒體所能獲得的資訊、方法,套用在三重,不容易翻轉三重。昨日同事在捷運上聽到,某位住在新店的女士看著捷運路線圖,說「菜寮站感覺就是偏僻的地方」
 
本質,可解釋為你是誰?你從哪裡來?你有什麼能力?你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?
不管是企業經營、社區聚落,甚至是國家,都應該先思考自己的本質,才知道如何經營。
 
以花俏、浮誇的噱頭吸引目光,當被新的創意取代時,就會被赤裸裸地檢視,近幾年大稻埕被歸類為文創街區,昌隆學長形容得很好"有皮無骨“。
 
大稻埕人就是”生理郎ㄟ囝仔”,我們在此成家立業的根本是一百多年來各種不同產業的經營,我很貪心地想勾勒出大稻埕產業的脈絡,去年大稻埕100個微笑採訪35個店家,今年我們繼續採訪35個,明年三月舉辦70個大稻埕店家的展覽。 

邱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