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7331  

邱翊 台北城市散步執行長
 
 
我從小住在大稻埕至今,家門口就可以看到淡水河,屋頂可看每年的煙火,傍晚可欣賞河邊夕照。受日本教育的國小音樂老師說,他小時候常常跟同學去淡水河邊戲水、抓魚,老師經過時總是嚴厲斥責他們。我無法想像老師所說的畫面,因為當我對河邊開始有記憶時,提防已經開始施工加高,比我家還高,新的提防只剩下一個大稻埕水門離我家比較近,媽媽說以前好幾個水門可到河邊。小時候全家會從大稻埕碼頭搭船至淡水,在船頭享受自然風的同時,隨時要注意被濺起的河水噴到身上,因為河水很臭。
 
回顧台北盆地發展歷史,我們的祖先溯河而來,從淡水河岸開始河港渡口,新莊是盆地內最早的河港街市,艋舺、大稻埕接續發展成重要商貿區,基隆河岸的錫口(松山)、水返腳(汐止)新店溪上的梘尾(景美)、新店,及大漢溪的枋橋(板橋)、三角湧(三峽)等,皆是流域內的重要渡口,各街市相互牽連、擴散,成為台北城市發展雛型盆地內廣大的肥沃平原田地,則由霧裡薛圳、七星墩圳、大安圳、瑠公圳等渠道,取用河水灌溉大安、松山、士林、中永和、板橋、新店等田地,這些區域是現在台北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,今日水圳渠道多已填平或成為水溝,人們逐漸忘卻先民開墾的痕跡。
 
日治時代淡水河已開始淤積,當時興建的北淡線鐵路即是由大稻埕火車站為起點,用以取代淡水河貨物運輸。戰後,台北人口快速增加,橫跨淡水河、大漢溪、基隆河等橋樑陸續興建,河岸渡口因而消失。1980年代淡水河沿岸提防陸續增高,台北市、新北市競相於兩岸興建快速道路,於是,原本依河而生的老聚落們,與淡水河永遠切割。
 
今日台北人的生活除了騎腳踏車之外,似乎已與淡水河沒有太大的關聯,若不是去年蘇迪勒颱風讓新店溪水濁度飆高,我們這才知道台北市的自來水不是直接取自翡翠水庫,取水口其實是新店溪青潭堰與直潭壩。問現在台北的小朋友「水從哪裡來?」,或許我們會聽到的答案是「水龍頭。」,我在小中學所受的教育沒有鄉土及水資源課程,期待我們的孩子能有機會知道,我們的家是從河處來。 
 
 
原文刊載於行遍天下第287期 大城小事專欄

邱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