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1000017

18歲跟著父親做鐵皮刻字,一做就是半世紀,今年70歲仍然在持續打造著,「做到沒辦法再做。」師父的話語說明了信念貫徹始終。

敲鑿MIT三代家業

柏祥號從日治時代開業至今已經是第三代,過去繁華的大稻埕裡,延平北路、民生西路到貴德街都以外銷為主,尤其茶葉外銷量大,而當時的茶葉是以三夾板裝箱,四個角以鐵皮固定,鐵皮刻字常使用在木箱上的標誌記號,以及到達地、第幾箱、生產地等,最常用到的字詞就是made in Taiwan與ROC。隨著時代與環境的變化,台灣的外銷地位節節敗退,加上貨櫃取代夾板木箱,噴字需求大幅下降,製作的字詞也轉為國內需求,師父說:「所以也是有外銷才有這個行業出來,是從我爺爺那代做下來的,以前除了刻字還有做茶筒,裝茶葉的鐵筒,還有以前屋頂的鐵皮,不過現在也都淘汰了,現在鈑金也都比較少。」

 F1020024

父親去世後,兄弟都離開迪化街,各自到民樂街與民族路開店,原先迪化街的店面也就賣掉了。回憶起過去成長的大稻埕,師父印像特別深刻的是各行各業群聚的熱鬧景象,他說:「以前延平北路這邊都是商行、酒家,黑美人、五月花、杏花閣、第一舞廳、第一劇場,劇場國泰戲院、永樂戲院、大光明戲院……,這些地方都很熱鬧,戲院也都在店旁邊。」反觀今日的大稻埕,師父感慨:「人潮少了,晚上七點就沒什麼人了,我們這邊巷子都這樣,比較沒落了…。」

 

我會做到沒辦法再做

恰如同鐵皮刻字,越來越少人堅持做下去。「沒客人可以做,就慢慢被淘汰啦,產業就是這樣,現實啊!沒有辦法生存就只能消失。」師父調侃自己教育程度不高,從小埋頭在這鐵皮與一敲一鑿中,對他來說這不是一項值得景仰的工藝,而是他的生存之道;師父說:「人就要吃飯啊,不能吃飯講那麼偉大也沒用,人最重要是生活要過得去啊,不能生活講什麼都沒用。」

F1000029  

過去刻字的前置作業是用毛筆描手帖,講究字體的一橫一豎,不同師父有不同的體氣;但機器取代人力以後,電腦雷射雕刻不僅大幅降低成本與時間,有了電腦中的字體,誰還需要去練字?誰又在乎?

 

70710024  

 

順應時代需求,師父開始製作聯結車、貨車、計程車還有瓦斯桶上的噴漆字體。師父樂觀笑著說:「我會做到沒辦法再做,如果什麼都不做,每天在那走來走去也沒辦法,像最近好幾天都沒工作,手腳也比較沒那麼靈活了,如果工作一少,手腳也比較少用,會越來越沒力。不過,哎呀,別想那麼多啦!哈哈!」說完,師父揉了揉疲憊的眼睛,再戴起厚重的老花眼鏡,繼續敲打著。

邱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